Navigation menu

黑茶

的选择了与茶终身为伴

  素净的打扮,脸上总是挂着谦和、恬淡、慈祥的笑容,虽是八十多岁高龄,但仍然思路清晰,十分健谈,精神矍铄,有着如茶般的虚怀若谷和清净。这就是湖南农业大学著名茶学教授施兆鹏给人的第一印象。

  他曾经拥有的头衔很多:湖南农业大学园艺学博士后流动站专家组组长,湖南天然产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茶叶学会副理事长、中华茶人联谊会副理事长、湖南省茶叶学会理事长、全国高等农业院校教学指导委员会茶学组组长……

  他的著作颇丰,主编高校教材《茶叶加工学》《 茶叶审评与检验》,著有《湖南十大名茶》《事茶五十年》等,参编《中国茶经》《中国茶叶大词典》《中国名家茶诗集》等著作,在国内知名刊物上发表茶的论文60余篇……

  他的科研教学成果多次获得国际、国家和省部级大奖,晚年被评为中华优秀茶教师终身成就奖,中国茶业界终身成就奖,2017年国际茶业大会上获得“国际终身成就茶人”称号,这个奖杯含金量很高,世界上仅有来自中国、美国、英国的四位专家获此殊荣。他早在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的国家津贴,曾受到、、王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他一生淡泊名利,在他人生中曾经有过多次重要抉择,199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湖南农业大学茶学专业为博士学位授权点,他被批准为博士生导师,成为湖南农业大学五位博士生导师之一,当时学校急需行政领导,省委组织部征求他的意见,让他出任校领导,但他不愿意当官,在他的心目中创建一流茶学学科的一流专业更为重要,他毅然放弃担任校领导的机会,选择了与茶终身为伴,仅出任了食品科学院第一任院长兼茶学系第一任主任职务。

  进入21世纪,施兆鹏教授在退休后仍倡导并参与黑茶与人体健康关系的研究与宣传,经常深入生产一线,帮助指导提高黑茶品质,对推进黑茶的学术理论建立以及生产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2014年被安化县人民政府聘为安化黑茶产业发展首席顾问。在湖南省茶叶集团成立三十周年大会上,他与他的学生刘仲华一同被授予湖南茶业界的“感恩人物”。

  荣誉和成就可以说明一切,他的谦虚与淡然丝毫不会动摇他在黑茶学界的泰斗地位。

  施兆鹏几十年如一日研究茶学,孜孜不倦,深具造诣。他用生命书写着一部部关于“茶道”与“师者”的雄奇史诗。

  △国际终身成就茶人奖(左)、中华优秀茶教师终身成就奖(中)、中国茶业界终身成就奖(右)

  施兆鹏1936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一个手工业家庭,祖父创建了醴陵永盛造船厂,制造50吨以下的木船,父辈继承祖业,均为造船人。

  施兆鹏的童年并没有呈现出玫瑰花朵一般的艳丽色彩,甚至没有享受过多少童年的快乐。他小时候身体很不好,用他自己的话说,瘦得象个猴,皮包骨的,三岁那年,大病一场,家里无钱治病,差点夭折,无奈的母亲抱着他四处求神拜佛,喝“神水”,吞“香灰”,居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有人说他命大不死,一定后有出息。

  施兆鹏生下来时并不叫兆鹏,由于他是父辈三兄弟中首次得子,故取名“先来”。后来母亲说在怀他时梦见一只大鸟在上空翱翔,故改名兆鹏。

  施兆鹏与茶结缘纯属一种偶然。1956年7月,施兆鹏高考后被湖南农学院农学系录取。1958年湖南农学院在园艺系开设茶学专业,决定从农学系大三学生中抽选三十位自愿者组成园艺系首届茶学班,施兆鹏被选中,有幸成为湖南农学院茶学系首届学生,从此,开始了他长达60年的事茶生涯。

  施兆鹏与安化黑茶的渊源从1959年就开始了,那时,他作为湖南农学院园艺系茶学专业的大学生来到安化实习,这是他第一次踏上安化的土地,造访安化,也是第一次接触安化黑茶。

  当时的安化交通十分不便,去安化一般是坐船,沿资江逆流而上,一遇枯水期,还得用人来拉纤,很费事。陆路是崎岖的山路,坎坷不平,在大山之中宛延起伏。

  那时安化最著名的茶企是安化茶叶试验场、安化茶厂与白沙溪茶厂。由于便于水运,三家茶企都建在资江边。施兆鹏也就开始往来于几家茶企与安化众多茶园之间,时而泛舟资水之上,时而跋涉于崎岖山路之间。

  施兆鹏对安化的情感缘自于一种十分朴素的起因。60年代初,国内正处于三年暂时困难时期,全国性的缺粮,国民普遍食不果腹,他实习的几家茶企也不能幸免,从领导到员工口粮严重不够,尽管如此,领导和员工们在自己常常处于饥饿的状态下,也要从口边抠出一点点粮食,千方百计地让他们这些大学生吃饱吃好。这是何等高尚的品德和一种怎样的情感?几个茶场、茶厂领导和员工的热情、纯朴、善良让他百感交集,这种品德和情感深深影响着他的一生,甚至几十年之后他还是久久不能忘怀,也使得他与安化之间产生了一种血浓于水的特殊情结。

  1960年7月在湖南农学院毕业后,他留校任教,当了老师。茶学专业是一门新的学科,当时国内大学中还只有少数几所大学设立了茶学专业,湖南农学院是全国大学中最早设立茶学专业的大学之一,所有教材和讲义都得自己编写。施兆鹏接受了协助朱先明、陆松候两位老师编写茶学教材的任务,深入茶场、茶厂车间收集整理成文,提供导师采用。教材的制茶工艺部分涉及到黑茶,安化是湖南黑茶的主产区,安化黑茶是湖南黑茶最突出的典型代表。于是,他常跑安化,开始频繁接触安化黑茶。安化黑茶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稀有的原始种群,得天独厚的种植环境,独特的加工工艺无一不让他产生浓厚的兴趣,他迷上了安化黑茶。

  此后的60年间,他对安化黑茶体悟尤深,致力于安化黑茶的理论研究和推动其发展,他饥渴而且贪馋地吸饮于安化黑茶的百花丛中,也酿制出芬芳馥郁的黑茶之蜜。

  △1964年,施兆鹏带领湖南农学院茶叶专业61级学生到安化茶场实习时的合影留念

  1963年6月,大女儿出生了,当时他正在安化搞黑茶试验,忙得不可开交,接到电报时他高兴得无以言表,当他回到醴陵时,女儿已经满月了,但还没有取名,妻子让他取名,他随口就说,叫“安生”吧,生女儿时自己正在安化,值得纪念(施安生后来改名为施玲)。

  他深入研究过安化黑茶的历史、湖南茶叶的现状和区位特点,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六大类茶叶中,湖南唯有黑茶一枝独秀,最有发展前景,在激烈的茶叶市场竞争中一定能够脱颖而出,赢得一席地位。

  若干年后的2019年,由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中茶所《中国茶叶》杂志、浙江大学茶叶研究所、浙江永续农业品牌研究院联合开展的“2019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课题结果出炉,安化黑茶品牌价值进入全国前10位,达32.99亿元,成为全国最具品牌发展力的三大品牌之一。2018年,安化茶叶综合产值突破180亿元,创历史最好水平。施兆鹏的判断得到证实。

  安化黑茶之所以有今天,得益于安化的独特的地理优势和资源禀赋,与安化历代茶人的努力密不可分,同时,也与一些重要人物的极力推动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1985年,日本友人松下智先生、佐野先生,在施兆鹏的陪同下专程到安化茶场参观访问

  对安化黑茶产业做出突出贡献的先驱者行列里有一位是彭先泽。彭先泽1902年生于安化小淹沙湾,1919年留学日本,1927年回国。创立了安化黑茶理论体系。上世纪三十年代,彭先泽改变了数百年来安化黑茶作原料运送至陕西泾阳压制砖茶的历史,在安化本土试制成功第一块黑砖茶,继而建成了第一家黑砖茶加工厂——湖南省白沙溪茶厂,结束了长期以来黑茶产于安化而成砖于泾阳的生产制作格局,从而改写了安化黑茶加工的历史。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彭先泽不仅致力于黑砖茶的研制和经营,同时更是致力于安化黑茶生产的研究与探讨。撰写了关于安化黑茶的调研报告《西北万里行》,出版了理论专著《茶叶概论》《茶叶行政》《安化黑茶》《安化黑茶砖》等,影响极其深远,推动安化黑茶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彭先泽在推动安化黑砖茶的研制和生产,成就安化黑茶今天的辉煌功不可没,施兆鹏称他安化黑茶理论之父。

  然而,由于历史的局限与科学技术发展水平的制约,长期以来,人们对黑茶的认知还长期停留在表面,黑茶制作理论研究,黑茶健康价值研究,黑茶标准制定等深层次方面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轰轰烈烈的黑茶现象的后面还隐藏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奥秘。由于这方面研究的滞后,对黑茶的认知存在种种误区,严重阻碍了黑茶走向国际、扩展国内市场的步伐。

  △1987年湖南农业大学茶学实验室教研室全体成员。前排右起:王建国(主任)、孙红、施兆鹏、黄意欢(副主任);后排右起:黄建安、刘仲华、陈庆余、徐仲溪、周跃斌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湖南农业大学茶学科研团队在施兆鹏教授的主导下大胆的走进了这一领域,成为国内黑茶制作理论及黑茶品质形成机理,黑茶健康价值研究,黑茶标准制定等方面的第一批探索者,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取得了丰硕成果,初步揭开了笼罩在安化黑茶身上的种种神秘面纱。

  施兆鹏教授及其研究团队是继彭先泽之后推动安化黑茶向前发展的又一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呕心沥血、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孜孜不倦深入探索安化黑茶的奥秘,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推动安化黑茶实现质的飞跃的故事值得浓墨重彩的书写。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以上图文,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